CONTACT US
如果您需要咨询,请填写下面的表格,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信息提交中…

注:您选择的是联盟认证会员平台,已缴纳诚信保证金并受联盟监管,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联盟将赔付您的损失!

注:您选择的是入盟非认证平台,尚未缴纳诚信保证金,但受联盟监督,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我们将终止该会员公示流程和入盟资格,感谢您的支持!

注:您选择的是正在公示期间的平台,接受大众监督。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联盟将对该品牌进行除名处理,并拒绝其入盟申请。(若已缴纳诚信保证金,将在通过公示期后生效)

信息提交中…
媒体动态
NEWS
游戏外挂背后的灰产

一.游戏外挂的现象

 

不少玩家反映,他们在进行网络游戏时,时常会遇到游戏外挂。比如竞技类游戏,敌方透视锁血、上天入地、“自瞄”、“八百里开外一枪淘汰对手、自动躲避”、“无限道具”、视力好得像是开了“天眼”,这一系列“神奇”操作破坏了游戏的公平性与平衡性,让遵循游戏规则的玩家十分郁闷,深恶痛绝。

 

 

而“开挂”玩家的背后,不仅潜伏着一整个“游戏外挂”团队,还暗藏了一个有着较大规模、不断发展的暴利游戏外挂行业。

 

据腾讯公司数据及分析显示,目前我国游戏外挂黑产实际销售规模已超过每年20亿元人民币;2020年6月,泰州警方和腾讯打掉了一个特大英雄联盟游戏外挂团伙,该外挂公司通过制作和销售“咸鸭蛋”、“撸博士”和“云顶棋博士”等数款游戏外挂,为玩家提供针对英雄联盟游戏的多项外挂功能,不到两年时间,非法盈利超过2000万元。

 

网络游戏外挂不仅在国内运作得“风生水起”,而且走起了“出海之路”,开发团队和分销团队在国内外交织,呈现了外挂黑产全球化趋势。

 

网络游戏外挂涉及到的游戏种类也在不断拓展,不仅是竞技类游戏,在博彩类、棋牌类等游戏,也时常看到游戏外挂的身影。

 

除了游戏种类,网络游戏外挂种类也在不断增加。

 

目前,网络游戏外挂种类大概分为四种——按键精灵类的辅助软件、内存挂、发包挂和Bug挂。

 

 

除了以上四种常见的游戏外挂,游戏外挂公司还会开发出功能相同、植入软件不同的多款游戏外挂,通过“打一枪换一炮”的方式持续盈利。同时,部分玩家在“面子”、“胜利”、“金钱”等因素的驱使下,开始在网络上四处寻找网络游戏外挂售卖渠道,打开了网络游戏外挂的市场,从而形成了一套游戏外挂背后的运作模式。

 

二.游戏外挂的运作模式

 

游戏外挂市场中,当前最受欢迎的运作模式是由外挂作者、“发卡平台”运作者及用户等角色及由“网盘”、“外挂程序”、“加密验证程序”等技术手段组成的黑色产业链,该产业链分工明确,能够根据网络游戏外挂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适时调整产业结构,更新外挂技术,从而外挂黑产不断成熟。

 

腾讯某专家表示,网络游戏外挂供给链包括4个关键环节。首先,外挂作者通过专业化、工具化的技术开发外挂;其次,作为中间商的“发卡平台”为外挂提供24小时发货服务;再次,“免登录网盘”让交易双方得以轻易地上传下载;最后,“卡密验证平台“为外挂软件提供加密保护,“保障”黑产收益。

 

随着网络游戏外挂黑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现在编写外挂程序已经不需要走繁琐又漫长的步骤,外挂公司的技术人员通过各种技术化工具,不到一天,就编写出了一套运作流畅的外挂程序。这些外挂程序基本为同一模式,在网络上可以寻找到大量教程,玩家即买即用,只需通过购买卡密即可运行游戏外挂程序,不仅降低了玩家的使用难度,还提升了此类外挂的市场需求。

 

而网络游戏外挂的售卖,也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分销体系。

 

在这个分销体系中,分为老板、总代和代理三种角色。老板包括负责外挂灰产统筹和运营的外挂公司和“发卡平台”,网络游戏外挂公司将制作好的外挂设置“卡密”,提供给“发卡平台”,获得抽成收入。随后,“发卡平台”将加密后的外挂软件上传至网盘中,再于游戏频道、外挂论坛、社交软件等平台发布广告引流,吸引买家下载,或者是将外挂分销给其他代理。总代和代理以六折或七折的价格从老板那里批发来外挂,在社交软件等平台进行宣传,如QQ群、微信群、贴吧、论坛等,赚取差价。

 

 

大多数的外挂代理都会建立QQ群,为了避免讨论,这些群大多开启全员禁言模式,管理员在群公告里发布自助购买网站。外挂程序每个人都可以下载,但若想正常使用,则必须有“卡密”验证。“卡密”按有效期分为小时卡、天卡、月卡或永久卡,价格也从数十元到数千元不等。

 

事实上,除了QQ群外,目前主流的购物平台、搜索引擎也都被外挂代理商荼毒。它们以“辅助”为名,有的更建立起售卖外挂的专门网站,卖起琳琅满目的作弊程序,还能“一对一远程调试,直到你赢得游戏为止”。

 

作为“中间商”的“发卡平台”,是网络游戏外挂黑色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它提供24小时自动发货服务的“发卡平台”,以接入多种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方式,为用户提供结算服务。同时,还可以自动为外挂作者提供利润结算。

 

买家通过网盘下载网络游戏外挂后,前往“发卡平台”付款获取“卡密”。最后,买家输入卡密,通过技术人员专门搭建的“验证平台”进行鉴权成功后,用户即可使用外挂程序。

 

三.游戏外挂的暴利

 

这一完善的游戏外挂产业链,从最顶端的技术开发人员到最末端的代理商,每个位置都有着明确的分工。但为了避免风险,不少外挂开发者都在网络上隐匿了自己的身影,一般人很难联系到。产业链上最为活跃的,通常是负责招收下级代理的代理商,以及无数以金字塔模式造就的各级小代理商。

 

对于游戏外挂产业的利润,技术开发人员和老板拿走了总体销售额的一半以上,不同游戏的价格不同,大致在5-7成之间。据某公司数据显示,处于核心的外挂制作者月入可高达百万元,一些普通的外挂代理一个月收入也能达到10余万元。

 

剩下的利润由各级代理商分配,卖100块钱的挂,底层代理可以拿20-30,总代理拿20。如果总代理不黑,靠销量走利润,拿的就会少一些,比如10%。

 

某代理说,他只花费了200元的代理费,然后获得了发卡平台和外挂公司的联系方式,以及游戏外挂的资源,可以直接在发卡平台提货。通过售卖代挂,他实现200元一天的收入绝没问题,一天就能回本。而总代理日均纯收入可以实现超500元。

 

以游戏外挂产业的运转现况举例,建立一个1000人的QQ外挂推广群,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将有五六十人先后加入。如果每个人都购买该群所销售的外挂,按照其最便宜的外挂价格每天18元钱计算,一个小时内代理商也能赚到近1000元。

 

环环相扣的分销模式大大提升了网络游戏外挂的变现速度,游戏外挂的黑产为外挂制作者、“发卡平台”运作者和代理们提供了不菲的灰色收入。

 

而当前,由于法律的滞后性,目前还没有针对游戏外挂的立法。在处理网络游戏相关的类似案件时,某律师说,对于制作和销售游戏外挂的,情节严重者可能涉嫌《刑法》第217条“侵犯著作权罪”,第225条“非法经营罪”以及第286条“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在今年7月,某代理因卖外挂非法获利23万,被判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10万元。与涉足其他灰色产业的相比,可以看出,游戏外挂的违法成本很低。

 

另外,游戏外挂的代理大多数都是在QQ群进行售卖,并且群里设置了全员禁言,只有作为群主的代理可以自由说话,如果买家在消费后有什么售后问题,只能私聊代理,其他买家也没有途径得知所售外挂的质量和可信度。因此,代理只需要一台电脑或者是手机,通过社交软件进行推广,专心地卖代挂,赚取中间的差价利润,并不用承担其他代理制产品所谓的“赔付”,就可以实现稳定盈利。

 

需求存在,成本可控,收益可观,风险有限。

 

因此,不少人都纷纷铤而走险,想要来分一块这巨大的利益蛋糕。

 

四.游戏外挂与直播

 

随着游戏直播的蓬勃发展,一些游戏主播为了能够在直播中维持自己胜利的战绩,保证粉丝可以送更多的礼物来赚取丰厚的利润,都选择开外挂,久而久之,外挂成为游戏直播的“常客”。

 

某主播说,有人会专门为游戏主播定制外挂,通过QQ群限量销售,价格多为几千元。与卖给普通玩家的十几二十块一天的外挂相比,几千元的外挂令人咂舌,但是相较于开挂后可能会带来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几千元的外挂并不值得一提。

 

 

某位直播APP的工作人员说,有些直播软件公司为了让大主播带动更多流量,会纵容主播开挂,甚至给他们开白名单。

 

从2017年9月开始,频频有主播被曝开外挂,甚至某游戏针对外挂推出了新的政策,提出特别是主播等拥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在直播中发现使用外挂,将立即处以封号处理。

 

如2017年11月28日,卢本伟在微博发出他在《绝地求生》中以29杀获得该局第一名的视频,而卢本伟此前从未出现过一局杀29人的表现,因此被怀疑使用外挂。12月6日凌晨,卢本伟《绝地求生》小号“LuBenWeiWuDI55”被发现于2个月前已被steam反作弊系统封禁。

 

 

但对于网友们说他开外挂的质疑,卢本伟在直播中解释并强调自己没有使用外挂。

 

卢本伟这场外挂风波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外挂”狂欢中,卢本伟的地位从斗鱼一哥变成了落水狗。但是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卢本伟一直都对“我没有开挂,我不会被封号”有着莫名的自信和底气。不光是卢本伟,像卢本伟那样的主播们,在开挂被戳穿后,都是理直气壮、绝不承认的态度。

 

那是什么给了他们底气呢?

 

是游戏外挂的产业链。

 

在《CS:GO》和《彩虹六号:围攻》这两款游戏中,游戏商采用了程序外挂和社区GM监管这两种反外挂的模式,一旦有些玩家战绩过高,或遭到多次举报,就会触发监管机制。将被举报者的录像发给一些拥有监管权限的玩家,并由他们判断被举报者是否开了外挂,进一步压缩开挂者的生存空间。

 

 

CS的监管机制

 

《绝地求生》也引入了类似的监管机制,一局击杀超过15人或被多人举报,会将嫌疑账号封禁监测,知名主播PDD就因一局17杀吃鸡而被封号24小时。

 

但是,目前也只有几款游戏启动了有效的反外挂机制,并没有得到全面推广,而且,游戏市场的玩家规模之庞大,推行人工监管依然需要游戏公司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并且,经由上文游戏外挂的运作模式分析,我们可以得知,游戏外挂的产业链发展得相当成熟,不管是顶端的技术开发人员,还是底端的代理商,我卖你买的短短几分钟的外挂销售,就能获得丰厚的经济利益。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不少外挂企业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进行外挂消费,便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地升级外挂产品,迅速赶超了游戏公司反外挂的脚步。

 

这就成为了不少开挂主播们的底气,相应的,其他主播开挂的动机也就更为强烈了。大多数游戏都十分宣扬个人英雄主义,作为一个靠技术吃饭的主播,为了获得大量的关注度和粉丝,以此来增加经济收入,都倾向于选择开挂。

 

而有部分游戏主播,会花钱买挂开直播,在直播中卖外挂,然后赚更多的钱,从而开创了一个新的游戏外挂的盈利模式。

 

当前,游戏外挂的开发和分销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且有一定规模的灰色产业链,游戏行业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玩家更具备普遍性。对于游戏外挂这一灰产来说,意味着丰厚的经济利润。

 

暴利是一切灰产的“原罪”,游戏外挂这一著名灰产自诞生起,从来就不缺少一夜暴富的传奇故事。未来会有多少人前赴后继地投入其中,游戏外挂又将会发展成什么新的产业链模式,将会是越来越多“代理”们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