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商、卡商、通道商层层外包,小额贷款平台原是"杀猪盘" 
2021年06月10日

仅需5%的工本费,最高可以借贷20万元,且立马放款提现。谢某等9人凭借着这样的“贷款平台”,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诈骗55起,涉案金额50余万元。近日,江苏省句容市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谢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提起公诉。 

 

被害人号码成“料” ,在线客服准备“诈骗话术”频频施骗 

 

“2020年2月23日,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短信,短信内容是:最高借贷20万元和一个APP的下载链接。我点击下载了一个叫捷信金融的APP,按照流程进行了注册,注册后申请了9万元的贷款。2月25日,平台提示放款成功,后平台在线客服告诉我需先交4500元的工本费,转完款客服告诉我我注册登记的银行卡号错了一位,账户被冻结,需要转9000元解冻,我又转了9000元,客服说解冻成功,但银行将我的银行收款账户锁定,需要1万元的回档费,我又转1万元后,客服说已经二次打款了,但我的信用流水不够,需再缴纳3000元信用流水保证金,这次我没有打款,等到第二天再次登陆时发现账户被禁止登陆了,之后在线客服也一直联系不上。” 

 

来自泰州的张先生报警后讲述了他的被骗经过,经查,该案中其他被害人的上当经过和上述如出一辙。 

 

在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谢某将上述被害人的手机号码称之为“料”,以每条3分-5分价格买“料”后,通过短信群发的方式将假平台链接推送到各个“料”上,将想要贷款的“料”吸引到准备好的贷款平台上后,等被害人在假平台上注册、申请贷款之后,谢某通过雇佣的“客服”,用先准备好的“话术”以各种借口让被害人交工本费、保证金来骗取钱款。 

 

平台商、卡商、通道商层层外包,环环相扣形成“黑色”产业链 

 

“后台网址、账户密码、跳转链接”几个步骤就能搭建好一个贷款平台,该平台看起来和正规贷款平台一样,后台可以随意窃取、篡改对象的信息,就是不具备放款功能,而平台商梁某以每月3000-5000元不等价格收取谢某等人租用平台的费用。 

 

本案不仅有成熟的平台商,还有“各司其职”的“卡商”“通道商”,而“卡商”负责收取骗来的钱,由“卡商”发一个付款码,再让被骗的人扫这个付款码付款,这样骗来的钱就直接进入“卡商”准备好的专门用来洗钱的账户,之后将骗来的钱取现,扣除一定比例的手续费后再将剩下的钱取给谢某。 

 

而“通道商”则专门负责群发短信、将假贷款网站链接推广出去吸引被骗对象。根据谢某等人供述,“平台商”“卡商”“通道商”相互依存形成完整产业链。此种抱团作案不仅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利,还损害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金融管理秩序等。 

 

谢某等人与“平台商”“卡商”“通道商”仅仅通过网络单线联系,互不认识。谢某把这些“资源”融合后,只需遥控指挥,就当起了幕后“老板”。 

 

“快递”带出案中案,查获洗钱犯罪700余万元 

 

仅仅只需刷单代付便可拿当日代付金额1.5%作为好处费,事实真的如此吗?本案中外包的取款人称之为“快递”,他们根据上家发过来的转账指令,利用掌握的多张不特定人员的支付宝和银行卡收取诈骗款,通过几张卡转账“洗钱”后再将钱款通过提现或转账的方式交给上家。 

 

本案“洗钱”的卢某本是送外卖的骑手,谢某找到卢某让其帮忙刷单、代付,并承诺给其日代付总金额的1.5%作为好处费。于是卢某又发展了同样送外卖的罗某、徐某和胡某作为他的下级,商议按转账金额的0.6%作为好处费,同时利用他们三人在不同地区送外卖优势,在不同区域用微信、支付宝、手机银行按指令进行代付,增加“洗钱”的安全性,就这样一年不到的时间卢某洗了上千万的“黑钱”。最终,该院依法对谢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提起公诉。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