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产成为“唐僧肉”,冻卡成为落后地区的“创收新渠道”(下篇)
2021年05月26日

 

 

前篇我们讲到了外贸商人们被落后地区的执法部门针对性执法并索要“保证金”的事情,通过这个现象深入剖析,其实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部分执法部门在选择性执法,【打击灰产】已经成为一些执法部门的敛财手段。

 

这倒不是说执法部门在毫无根据的找茬,而是他们拿到了【打击灰产】这个尚方宝剑,对任何主观或非主观的当事人都有了处罚的借口和依据,更深层次分析的话,就是某些地方的经济出现了严重问题,让他们动用这个尚方宝剑针对性的敛财。

 

其实类似的情况在东南亚的灰产从业者们应该是深有体会的,因为东南亚多数国家的执法部门都喜欢盯着灰产从业者针对性执法,一点小小的错误就被无限放大,本地人犯了同样的错误屁事都没,但中国人却要“花钱消灾”。

 

这其中的本质原因就是政府部门缺钱,而灰产从业者们比较有钱,所以就盯着灰产从业者搞钱。

 

大陆的外贸商人们遇到的也是同样的情况,因为他们的账户确实有收到灰产的转账,所以被大陆经济落后地区的执法部门揪着不放。

 

不得不感慨灰产俨然成了“唐僧肉”,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任何具备执法权的部门都想来咬一口。

 

黑吃黑洗钱":有些义乌商看似做外贸实为地下钱庄

 

最爱抓博彩网站的警方

 

如果认真梳理一下近年来博彩公司被抓的新闻,会发现一个规律:基本上都是经济较为落后地区的警方爱办这事,例如东北警方、内蒙警方、西北地区警方、湖南广西地区的警方等,其中黑龙江警方和湖南警方是最热衷于抓捕博彩公司的,隔三差五就会来一次行动。

 

至于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们缺钱,因为抓博彩有很大的油水。

 

以特别喜欢抓博彩网站的黑龙江警方来说,其内部还有个专门抓捕博彩的急先锋单位,这个单位还有个非常拗口的称呼。

 

黑龙江省内有个非常冷门的地方——垦区,属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管辖,辖区总面积虽然有5.54万平方公里, 但2017年的常住人口却只有167.3万人,并且这100多万人还广泛分布在黑龙江省的12个市内。

 

垦区的人口居住密度如此稀疏,又随着垦区的范围被分为12份,但在各个垦区内依然有独立的农垦公安局,至于每个农垦公安局的辖区人口是多少,小编就不知道了,但肯定不会很多。

 

垦区面积很大但人口很少,所以就没有太高的经济产值,其内部的公安局自然就不会有太多大案子需要办,但就是这些管辖人口非常少的农垦公安局,在行使执法权上却毫不含糊,他们对于博彩网站的抓捕频率貌似是最高的,在新闻中经常能看到“黑龙江某某农垦公安局打掉某某博彩网站”的消息。

 

这个是中国最北部的执法部门,总是喜欢跑到中国最南部再往南的东南亚地区,万里迢迢打击博彩网站,然后不辞辛苦带回中国最北部的垦区定罪判刑,这是怎样的精神在支撑他们?

 

与之相反的是经济发达地区的执法部门,例如北京、广东、上海、浙江地区的警方,很少会大张旗鼓的办博彩类案子,更没有见过这些地区的警方三天两头的抓博彩网站。

 

黑龙江垦区公安局建三江分局破获系列骗取惠农贷款案_法制新闻--新媒体(官网)

 

一切的根源都是缺钱

 

其实中国经济近些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问题,说这个倒不是唱衰中国经济,而是分析因为经济问题产生的深层问题。

 

中国经济现在总体上劲头很猛,根据数据来看,要不了多久GDP就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并且在中国内部也呈现出多个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区域中心城市经济快速增长,甚至单个省份的GDP都能超越俄罗斯的盛世景象。

 

但如果过滤掉这些大城市的繁华,往下面看,往底层看,就能看到另一个中国。

 

时至今日,中国仍然有六亿人的月收入不足1000元,并且这个数据还不是媒体或者乱七八糟的机构随便杜撰的,而是中国国家总理在会议中亲口透露的,数据的真实性毋庸置疑。

 

6亿人,中国近一半的人口基数,1000元,普通学生在学校当做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很紧张,而这就是真实的中国经济。

 

在这个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是中国贫富差距愈加增大的尴尬现实,是经济重心不断向大城市聚集、不断向东南方城市转移的惊人现象。

 

因为经济发展的极不均衡,一些地区已经成为“失落的城市”,没有支柱产业、没有经济活力、没有就业机会、没有财政税收,地方政府部门仅仅维持着表面的庄严和繁华,其实连工资都难以解决。

 

普通人可以拍拍屁股去大城市发展,但地方政府部门和执法机构却不能跟着搬去大城市,然后在大城市里另建一套行政执法系统。

 

窘迫的处境和尴尬的现实让他们不得不想办法增加收入来源,而肥到流油的灰产就成了最好的对象,不仅可以光明正大的执法,还能一举两得的增加收入。

 

IMF研究:中国贫富差距居世界前列- 财经- 中国日报网

 

未来情况会不会有所好转?

 

小编认为这种情况很难好转,因为缺钱是大部分地方政府部门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面对的问题,例如在最近的新闻报道中,某地区仅靠交通罚款就支撑起了财政收入的30%,这恰恰就很能说明问题。

 

一年3000万,交通罚款撑起1/3地方财力

 

以往国家没有严格控制房地产市场时,很多地方政府还能靠卖地实现营收,以中部大城市徐州为例,2020年该地区的三大主税收入为489.77亿元,但该地区2020年的卖地收入却高达533亿元,政府仅靠卖地就碾压了税收收入。

 

但是在中央下发最新通知,限制地方政府卖地助推房地产后,这块收入就锐减甚至没了,各个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差距将会更大。富裕的地方将更加富裕,落后的地方将更加落后,而落后地区的各个支出项目却不能轻易停掉或减少,并且公务员的工资也已经涨到高位了,不能贸然降低,一些特殊费用和待遇也不能说没就没,为了弥补这块的支出,地方政府便要想方设法去搞钱了。

 

在海外疫情蔓延的时候,这些经济落后地区的警方没法跨国执法抓捕博彩公司,就只能先拿国内的灰产或灰产周边下手,待疫情缓解之后,这些警方必将高举【打击灰产】的尚方宝剑,不远万里行使其执法权。

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
推荐产品